喝酒中毒成植物人醒来已是25年后,没想到最后发现一切都是妻子

时间:2020-06-25

 喝酒中毒成植物人醒来已是25年后,没想到最后发现一切都是妻子

许宁是个三十来岁的年轻人,爱交朋友。这个人什幺都好,就一点:见了酒就不要命地喝。这回他跟几个朋友又喝了个酩酊大醉,他从来没有醉得这麽厉害,迷迷糊糊自己也不知睡了多久,等他能睁开眼睛时,眼前的一切让他大吃一惊:这是哪儿呀,房间低矮狭小不说,还有一股霉味,到处积着灰,墙角挂着蜘蛛网,一位头发花白的女人正坐在床边打盹,这女人很像老婆钟蕓,但她不可能是钟蕓,因为她的头发全白了,额头上布满密密麻麻的皱纹,而自己的老婆才三十岁……

他挣扎着坐起来,想倒点水喝,不想自己的动静把旁边这个女人惊醒了,她一个激灵站起来,满是惊喜地喊道:「爸爸,你醒了啊?太好了!」许宁一楞:「你喊我什麽?你是谁?」那个满头白发的女人说:「爸爸,我是小玲啊,你连我也不认得了吗?」「小玲?不可能!你才5岁,怎麽可能是这个样子?」小玲哭着说:「你说的是25年前的事,我现在已经30岁了。」

小玲说着,拿过一本日历让许宁看,许宁一瞅,可不是?日历上已是了,难道自己一醉醉了25年?

小玲告诉他,25年前,他跟几位朋友一起豪饮,一口气喝了三斤白酒,发生了深度酒精中毒,以致昏迷不醒,成了植物人。这样一来,家里乱作一团,为了筹钱给他治疗,把宽敞的大房子卖了,搬到了现在这间低矮破旧的小房子。为了照顾他,妈妈辞了工作,整整照顾了他23年。两年前,妈妈对昏迷不醒的他彻底失望了,一狠心出家做了尼姑。临走前,她还不忘叮嘱小玲看护爸爸……

许宁听得眼泪直流,他又问小玲爷爷奶奶在哪里,小玲说,两位老人早就不在人世了,因为儿子的不争气,他们走的时候都没有闭上眼睛。许宁泪流满面,又问小玲:「你才30岁,怎麽就这个样子了?结婚了吗?」

小玲听许宁这麽一问就哭了,说,因为家里穷,她连大学也没上。很早就出去工作,但工资很低,白天上班,晚上还得回来照顾爸爸,这样操劳下去,哪有不老的道理?至于婚姻,更是连想都不敢想,谁敢娶她这个身无分文、还带着个植物人爸爸的老姑娘呀!

 

女儿一番话让许宁悔得要吐血。自己真该死,以前喝酒已经误了不知多少事,家里人为了劝他戒掉酒,不知费了多少口舌,可自己就是鬼迷心窍,把酒看得比父母妻女还亲,他心如刀割,问女儿:「我一个毫无知觉的木头人,值得你们这样守候吗?你为什麽不把我扔下,却要牺牲自己的一切?」

听爸爸这一问,小玲的眼泪又下来了,说:「我小时候也问过妈妈这个问题,妈妈说,你一定能醒过来的。妈妈说你做了那麽多错事,就这样不声不响地走了,连个错都不认,阎王爷也不同意的!妈妈的话我一直记在心里,她坚持不住,放弃了,但我还要坚持,我坚信你一定会醒来!」

接着,小玲又拿出两瓶酒,说:「爸爸,这是我买的,一直为你準备着,你想喝就喝吧。只是,我得去找妈妈了,你保重……」许宁抓起酒瓶一把摔在地上,说:「小玲,请你留下来再陪我一段时间,我要让女儿看到一个真正活过来的爸爸……」

许宁一说完,父女俩抱头痛哭。

哭了一阵子,许宁又问女儿妈妈的下落和爷爷奶奶的安息之处,小玲为难地说:「爸爸,不是我不想告诉你……」

许宁明白了,伤心地说:「是我伤透了他们的心……」他发誓再也不跟从前的酒友联系。为了不见到这些酒友,他和小玲搬到了一座小城,在一家电器行找到一个水电安装的活儿,他做得非常卖力。有一次单位聚餐,同事们在他跟前摆了酒杯让他也喝点,他说自己滴酒不沾,从来不喝酒。大伙儿吆五喝六的时候,他在旁边闷声不响地喝着茶水。回家时,一位工友突然发现他眼睛红红的,走路一瘸一拐的,忙问怎麽回事,他摇摇头,一声不响地走了。回到家,他把自己关进屋子里,咬着牙,拔出了扎在大腿上的一根钢针。原来,他这段时间没酒喝心里馋得慌,好几次控制不住地想去买酒,但一想到女儿,这种针扎样的刺痛才压过他心里的馋虫。这次大家聚餐,他知道肯定得喝酒,本想不去,又想这世界到处是酒,如何躲得开?不如直接面对。当桌上欢声笑语酒香四溢时,他看上去在一旁正襟危坐,桌底下却将一根钢针狠狠地扎进了大腿。

小玲不久也在这个小城找到了工作,精神一天天好起来,慢慢变得越来越好看了,但她还是不肯告诉许宁妈妈的下落和爷爷奶奶葬在哪里,让许宁十分着急。这天傍晚,小玲从外面回来,正好看见许宁沈着脸往外赶一个年轻漂亮的女人,就忙问是怎麽回事。许宁说,这个女人的前夫是个酒鬼,她被那个男人害惨了,离婚后发誓找一个滴酒不沾的男人,后来她听说了许宁的故事,认为他浪子回头金不换,于是找上门来,非要嫁给他不可。小玲说:「反正妈妈已经离开你了,你再娶一个比你小二十多岁的小媳妇,也挺好呀!」许宁生气地说:「你这叫什麽话!我现在唯一想念的是你的妈妈,她为我受了那麽多的苦,我实在对不起她,我一定要让她看到我变好的样子,请她原谅。」

 

日子过得真快,一晃又到元旦了。晚饭时,小玲特地做了几个菜,买回一瓶酒,认真地给许宁倒了一杯,说:「爸爸,你有大半年没喝酒了,今天庆祝元旦,你就少喝一点吧。」许宁笑呵呵地说:「乖女儿,你就别试探爸爸了,现在我一看到酒就头疼,你逼我也喝不下。」小玲又问:「今天你想妈妈吗?她扔下你走了,你不恨她吗?」许宁说:「我怎麽会恨她呢!都是我不好,让你妈妈伤透了心。现在我真希望她能当面打我、骂我一顿,解解她的心中之气。」小玲眨眨眼,笑着说:「那好,现在我就带你去见她,好不好?」许宁以为小玲和他开玩笑,说:「天都快黑了,上哪里见她?」小玲拉起许宁的手,说:「你跟我走就是。」

他们招了辆计程车,又回到原先的城市。计程车停在一个居民小区的楼房前,许宁一看,哎,这不是以前自己住过的地方吗?小玲把他带到他们家从前住的那套大房子门口,许宁强压着「咚咚」心跳,问:「小玲,难道你又把它买回来了?」小玲笑而不答,掏出钥匙打开房门,把许宁拉了进去。

许宁一进门,迎面扑过来一个五六岁的小女孩,喊着「爸爸,爸爸」,一头扎进了他的怀里,许宁一楞,问:「你是谁呀?」小女孩说:「你是我爸爸,我当然是小玲呀!」许宁头一下晕了,怎麽不大工夫又冒出个「小玲」来?他定睛一看,眼前的女孩的确是女儿小玲!他又问:「那刚才带我进来的又是谁?」女孩说:「是我妈妈!」许宁吃惊得张大了嘴巴。

这时从里间出来一个年轻女人,说:「怎麽,连孩子的话都不相信了?傻样!我喊了你半年多『爸爸』,真是亏大了。」许宁瞅了瞅,发现她一头的白发现在又黑了,脸上的皱纹也不见了,顿时恍然大悟,嚷道:「你、你、原来你是化装的!」顿了顿,他又叹息着说:「唉,以前都是我不好……」说着,他像又想起什麽,问:「爸、妈他们呢?」钟蕓笑着朝他身后指了指,许宁一转身,两位老人正笑瞇瞇地看着他……

故事结束~

虽然有些不合理的地方,但我想,作者所要表达的告诫你一定看得懂!

酗酒对健康与家庭带来的伤害是无法抹灭的...

请珍惜自己的身体与身边的家人!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