哼出世代的歌 「草东没有派对」唱进90后人心

时间:2020-06-25

哼出世代的歌 「草东没有派对」唱进90后人心

2016年底,看见草东没有派对的发展是让人欣慰又欣喜的。近年来,唱着自己歌的乐团何其多,真正唱入多数人心的却寥寥可数。草东没有派对在短短一年交出了惊豔的成绩单——2月发行的首张专辑三天内完售,目前已三版并发行美版、台湾专场场场爆满,一票难求,甚有双倍三倍价的黄牛票、专辑首发巡迴横跨美国东西岸、台湾北中南、中国一线大城,这支强劲乐团的存在已不再是小众乐迷的口耳相传,他们是崛起中的新星,跨越领域的议题⋯⋯而这一切,绝非算计也不是偶然。

11月底,刚从美国巡迴归台的草东没有派对仍是一脸倦容,他们带着出神的意识与黑眼圈进入台北市复兴北路的录音室持续练习,儘管乐团的感情默契已是不需多言的态势,青春只有一次,他们正在完全燃烧,细数草东没有派对的成就,确实与乐团的高标準及努力相衬。

从踏着跳舞节拍的草东街派对,回归直白类比的草东没有派对,团员几经更迭,年龄尚轻的90后四人组,把玩乐器已多年,乐团成军四年后决定生出作品来,从30几首创作中选出喜欢的歌,凑在一起便符合了主题,《丑奴儿》于焉诞生。

首次做专辑,初体验进专业录音室,专辑装帧、实体/数位发行、拍MV、排演出⋯⋯草东没有派对体现着90后精神,来自北艺大的他们身边不乏才华洋溢的朋友,做事较仔细的找来当经纪人还兼专辑设计,学电影的拍摄了影像大器流畅的〈山海〉MV,至今YouTube点播已达150万。他们是独立製作的一代,踏在前人披荆斩棘的小路上,众人才华同时发酵,网路传播让他们越发光亮。

哼出世代的歌 「草东没有派对」唱进90后人心

草东没有派对不再只有在小众间流传了。

「我们的愁没有比较,我们也不想区分世代族群。有一些个人经验,朋友家人爱情,都在成长过程里,而创作就是来自于此。可能我本来就是容易不开心的人,很多无法自己消化的就会变成情绪,愁归愁,一切都是源自于生活。」《丑奴儿》的词并不艰涩,主题也并不特别,草东没有派对却处理得更加绝妙。担纲乐团主要词曲创作的巫堵,注重发音声律希望「唱得清楚」,搭配流畅编曲,琅琅上口的歌词是他们重击乐迷的关键之一,每每在Live现场〈大风吹〉、〈山海〉、〈情歌〉等皆能引发大合唱,声势惊人。

年少的愁苦是成长过程必发之痛,许多人说草东没有派对唱的是鲁蛇之歌、废青之声,对嗤笑青春无事的中老年人来说,这样的「强说愁」才正是未被江湖琐事磨钝的心,也更近乎本质—— 那本质看似直白又说不清,它所留下的是属于你的位置、是问号与开放性,因而显得魅力十足。

今年就这样霹哩啪啦的来,走一步算一步。发片后,草东没有派对把握着全职做音乐的珍贵时光,赶在两位男团员2017年入伍前夕排紧许多计划,他们期望下张专辑能有更长足的突破。他们也坦言受到瞩目后压力变大,但团是团,人是人,个人生活没有特别影响,反而变得单纯——可以全心活在音乐里,而不用花时间打工了。坚信自己价值的勇气是最难也最爽,草东没有派对成功做到召唤多数青年的内心,展现90后实力集大成的力量。

哼出世代的歌 「草东没有派对」唱进90后人心

2016年可说是草东没有派对的崛起之年。

SD:你们觉得今年有什幺突破吗?

筑筑:我们的体重都有突破,创新高∼

巫堵:一直都有,如果是很大的,那还没。但如果你把每次前进一点点,都看成突破,那是一直都有,每次演出、练团、吵架、和好,其实都是一种突破,看你如何去定义。

SD:对你们来讲,什幺驱使你们不断创作下去?

筑筑:没有到驱使啦。

巫堵:就喜欢创作啊,是不是有往前我也不知道,但就是一直创作下去。

世暄:就是喜欢这东西,想继续努力。但不是在勉强、为特定目的,或爬得更高。

SD:有没有想过不做音乐的话会做什幺?

世暄:拍电影。

筑筑:我会卖吃的,炸汤圆跟糕渣,觉得它们应该被发扬光大。

巫堵:以前常在想,每个时期都不一样,曾想过当邮差、警察、太空员⋯⋯现在不敢想了。

凡凡:做音乐前其实没有想那幺多,我上高中学鼓后就觉得会一直打下去了。

SD:未来一年的新年新希望?

筑筑、巫堵、世暄:希望能变瘦!!!

凡凡:我希望你们心想事成。(众人大笑)

哼出世代的歌 「草东没有派对」唱进90后人心

草东没有派对

90后乐团,由主唱/吉他手巫堵(右)、合音/吉他手筑筑(右二)、合音/贝斯手世暄(左二)、鼓手凡凡(左)四人组成。于2016年2月发行首张专辑《丑奴儿》,同年获得第七届金音创作奖最佳乐团、最佳新人(团),专辑内歌曲〈大风吹〉获得最佳摇滚单曲奖。

相关推荐